《(30集网剧)琴缘丹心》

时间:2023-10-03 08:12:52 来源:掷果潘安网
琴缘丹心

(30集网剧 已完稿)



影视类型定位:古装 武打 宫斗

作品亮点:情节紧凑,电影丹心故事完整,剧本人物鲜活

梗概:本故事讲述唐末男女主的名集亚洲无码狂操,亚洲无码老妇爱情纠葛和家国情怀。故事情节曲折、网剧跌宕起伏,琴缘集友情、电影丹心爱情、剧本宫斗、名集战争与武打于一体,网剧感情缠绵,琴缘催人泪下,电影丹心引人入胜。剧本


人物小传

吴越:女,名集16岁,网剧6岁被拐卖入花满楼,琴缘有倾国之色,弹得一手好琴,气质清冷、高贵、善良、外柔内刚。

婉儿:女,24岁,名满长安的花魁,娇媚、腹黑、放荡,精于舞蹈。一直把吴越当做亲妹妹一样,却没想到心上人朱雨辰会爱上吴越,由爱生恨之后,狠心要除掉吴越。在对朱雨辰彻底绝望后,引诱阿克木苏发动叛乱杀害回纥可汗。


小雨: 女,18岁,天真烂漫的野丫头,脾气火爆,善轻功,在宫里常卖弄轻功。她从小在山里长大,不识字,浑然天成的气质吸引了太子,也给她带来杀身之祸。
小雨外公是药王杜,母亲是皇后身边的宫女彩云,二十年前替皇后调制毒药害人,后与大内侍卫私奔,生下小雨,几年后被皇后派人将她夫妻两人杀害。

皇后: 女,40岁,绝顶聪明的女人,霸气、喜怒不形于色,内敛、满腹经伦,出口引章据典。她工于权术,仗着兄长安国候手握重兵,暗中把控朝廷。

少丹: 男,20岁,流落民间的皇子,天资聪颖,俊俏无双,与吴越青梅竹马,对她一往情深。十年前摔下山崖被小雨和外公所救,从此与小雨相依为命。

朱雨辰:男,25岁,高傲的回纥王子,气质出众,长相俊美,善长吹箫。对吴越一见钟情。
十五年前随父母到长安,母亲不愿受安国候侮辱自杀,自己则被当人质留在长安,从此忍气吞声,借婉儿成功掩饰自己一心想报仇的志向。后使用金蝉脱壳之计回到国土。自此发动两次攻唐,最终杀了仇人,他被吴越赤子之心感化,与大唐重修旧好。

太子: 男,20岁,性情柔弱,惧母,渴望真正的天伦之乐,对弟弟少丹真心喝护,对小雨一往情深。

楚子暮: 男,20岁,才高八斗长相俊美的状元。对吴越一见钟情,数次倾力相助吴越,甚至为救吴越不惜冒杀头的风险。

萨茹拉:女,17岁,突厥公主,刁蛮任性而聪明可爱,善于马术。爱上莫尔哈特却嫁给朱雨辰,与朱雨辰约好助他攻下长安便与莫尔哈特远走高飞。

莫尔哈特:男,25岁,朱雨辰属下与发小。老实、忠心耿耿。亲哥哥为解救朱禹辰做为替身自杀,后陪朱雨辰一起前往突厥求联姻,公主爱上莫尔哈特,两人中了婉儿的奸计,莫尔哈特自杀而死。

阿萨兰:男,60岁,回纥可汗。十五年前妻子被安国候所害,回到回纥后卧薪尝胆,一心想替妻子报仇。部落首领阿克木苏被婉儿利用叛变,阿萨兰即自杀。

皇上:男,45岁,勤勉的皇帝,因皇后哥哥手握重兵,虽明知皇后做的一切坏事,却只能视而不见。


段成志:男,40岁,少丹师父,武艺高强的大内侍卫。与少丹之母陈忆安青梅竹马。陈忆安入宫,段成志当了,皇后想逼死陈忆安,段成志救她出宫,陈忆安不想连累于他,拒绝与他远走高飞,此后二十年,他一直未娶。受陈忆安临终所托,苦苦寻找着少丹。

太傅:男,50岁,喜形不露于色,老谋深算,在朝中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只有他敢与皇后公开对抗。文采斐然,出口成章。

周侍郎:男,30岁,本名周大毛,长安无赖,长相猥琐,好色。被皇后看中专门监视朱雨辰,却被朱雨辰收买成为不折不扣的汉奸。


 高大的城墙上旌旗飘摇,少丹与马都尉站在城楼上,周围站着几十名士兵,个个拉开弓箭对着楼下。城墙下朱雨辰骑着马率大军围住城墙,气势非常,莫尔哈特骑马在他身边。两军对峙,十分紧张。 少丹:敢犯我大唐者,虽强必诛!朱雨辰:拿箭来!莫尔哈特:是! 莫尔哈特递箭给朱雨辰,朱雨辰拉弓搭箭瞄准少丹。箭射出,少丹挥手,将箭击落。 马都尉:好!朱雨辰:你瞧瞧我身后二十万大军!你能躲得过多少箭? 朱雨辰身后将士一齐拉开弓箭,气氛更加紧张。 少丹:回蛮子!你有本事,上楼来跟我单挑!朱雨辰:你不怕死,也不怕越儿死吗?少丹:回蛮子!你敢动妹子半根汗毛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朱雨辰:叫越儿出来见我! 少丹挥手,一个士兵走上前。 少丹:快,请姑娘过来! 士兵转身匆匆离开。风吹得回纥军队旗帜飘摇,朱雨辰凝望城楼,看见吴越走出来。朱雨辰与吴越四目相对,良久。 少丹:妹子,你下楼去,他不会杀你!吴越:不,少丹哥哥!我不去!朱雨辰:越儿,跟我回去!少丹:妹子,楼下二十万人围着咱们!你去吧!吴越:少丹哥哥,我不怕死!少丹:好妹子!回蛮子!妹子说了,她生,是大唐人,死,要做大唐鬼! 现字幕片名:琴缘丹心字幕:一年前 02 花满楼前 (夜 外) 中秋节,长安街上人来人往,十分热闹。花满楼三层高,门上挂着一副对联:名花倾国两相欢,常得足贵客带笑颜,门楣大匾写:花满楼。花满楼里传来笙歌鼎沸,女子们的笑声隐隐可闻。少丹出现在花满楼附近,他警惕地四周看了看,又消失在人群里。 03 花满楼大堂 (夜 内) 大堂内张灯结彩,搭着花台,旁边摆着一张大屏风。亚洲无码狂操,亚洲无码老妇楚子暮一人坐在中间一张桌边,桌上摆着瓜果和酒,他看起来漫不经心。楚子暮旁边一张桌子空着,桌上摆着瓜果和酒和一个小牌,上面写着“朱”字。其他几十张桌子座无虚席,花满楼的姑娘陪着客人们调笑着。台上八个绿衣女子正在跳舞,台下众人啧啧称赞,舞到一半,八名女子合拢一处,顷刻铮的一声琴响,八人向后退去,婉儿出现在中间,随即长袖轻展,翩翩起舞。台下掌声雷动。舞毕,婉儿等人退下,老鸨走上台,吴越穿着白衣出现在屏风旁。 老鸨:各位爷,今儿中秋,咱们花满楼的冰儿要出嫁啦!有喜欢的客人,请多赏些银子!谁出的银子多,冰儿今晚就嫁给谁啦!来来来,冰儿,到妈妈这里来! 吴越走上花台,大堂一下安静下来。楚芷暮目不转睛地瞧着吴越。 老鸨:(低声骂)死丫头!你死了爹还是娘啊?哭丧着脸干什么?吴越:妈妈——老鸨:来,冰儿,快给爷们弹支曲子听! 冰儿走到琴桌旁坐下弹琴,琴声优扬。 楚子暮:(唱)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。龙套男1:五十两! 楚芷暮表情不屑,这时七弦琴断了一根,发出哧的一声轻响,吴越伸手按在羽弦七徽上,曲音流畅。 龙套男2:一百两!楚芷暮:(打开扇子)妈妈,五百两!老鸨:啊哟,五百两!多谢这位公子爷!这位公子爷,是第一次来咱们花满楼吗?楚芷暮:在下来长安会一朋友,见这楼里热闹,就进来凑凑热闹!老鸨:难怪公子面生!好啊!还有人出更高价么?朱雨辰:(镜外音)一千两! 吴越琴声戛然而止,众人发出小声哗然。吴越看见朱雨辰走到空桌边坐下,他拿起酒壶倒酒,旁若无人。 楚芷暮:(合上扇子)妈妈,今日出门仓促!我这有颗珠子,值一千五百两——朱雨辰:五千两! 众人小声议论,老鸨表情复杂。 楚芷暮:你知道小爷是谁吗?朱雨辰:杨柳玉箫芙蓉面,翩翩一骑是楚郎!老鸨:(画外音)原来这位爷是太傅家的大少爷!楚芷暮:你知道,还敢跟本少爷抢人?朱雨辰:(饮酒)对不起,这位姑娘,在下要定啦!楚芷暮:岂有此理! 楚芷暮勃然大怒,抄起桌上酒杯向朱雨辰掷去,朱雨辰冷哼一声,手中折扇一展,迎面砸来的杯子击落掉在地上。 老鸨:诶诶诶,两位爷,今日中秋,两位可别为我家丫头伤了和气才好!楚芷暮:你、你你——朱雨辰:一个花农,一年早出晚归,不过二十两银子,阁下出手如此阔绰,不怕明日令尊和阁下会有麻烦吗?楚芷暮:(拍桌)你是谁?朱雨辰:你管我是谁!楚芷暮:哼! 楚芷暮拂袖走人,老鸨松了一口气。 老鸨:啊哟哟,朱公子总算来啦!还有人出价么? 无人再出价。屏风后站着婉儿、应儿、秋菊,婉儿脸色不好,紧咬着唇。 应儿:小姐,咱们回房吧。老鸨:(镜外音)老身要恭喜朱公子啦! 婉儿身子晃了晃。 应儿:小姐!婉儿:走吧! 吴越站在台上看朱雨辰,朱雨辰自顾自地喝着酒,老鸨拉住吴越的手。 老鸨:恭喜姑娘啦!少丹:(镜外音)吴越!吴越妹子! 少丹从门外奔入。 老鸨:来人!快来人!快把他拦住! 两个打手想拦住少丹,少丹躲闪着推倒桌椅,现场混乱起来。吴越迷茫地看着少丹。 吴越:(画外音)吴越?少丹:妹子!我是少丹!我是少丹啊!男打手1:快、抓住他! 男打手1抓住少丹,把他往外推,少丹回头拼命挣扎。 少丹:妹子,我是少丹、少丹哥哥啊!那天我去给你摘柿子,给你抓小鸟玩!放开我!我是少丹哥哥啊!打手男2:(终于抓住少丹)臭小子,还想跑!少丹:(拼命挣扎)妹子!你右脚小趾头上有一个小口,那是你三岁那年被老鼠咬的,妹子!你想想,我是少丹、少丹哥哥呀!老鸨:快,把他给我扔出去!少丹:妹子!快跟我走!(被打了一拳)啊——打手男1:走,给老子滚!少丹: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据。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! 04 闪回 农村小屋院子 (日 外) 陈忆安正在晾衣服,孩童(九岁)少丹和孩童(六岁)吴越站在院子里。 少丹: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。呃,两小无嫌猜,呃,两小——吴越: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。十四为君妇,羞颜未尝开。  05 花满楼大堂 (夜 内)(接第1集03场) 少丹被打手1推着到了门外。 少丹:放开我!吴越:少丹哥哥——老鸨:快!把姑娘给我送回房间去! 秋菊和春兰上前拉着吴越离开,吴越挣开两人,向门口追去,老鸨将她拦下,拉扯中,琴摔到地上。最终吴越被人带走。 吴越:(镜外音)放开我!老鸨:各位爷,出了点岔子,真是对不住啦,姑娘们,把好酒端上来给各位爷斟上! 06 花满楼吴越房间 (夜 内) 小屋很豪华,床、屏风、桌、柜一应俱全。已换上红色嫁衣的吴越呆坐在梳妆桌前,隐隐听到丝竹奏乐热闹声。春兰给吴越梳着头,秋菊给她抹上脂粉。 春兰:你瞧瞧你这双眼睛,哭得跟个桃子一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死了娘呢!秋菊,再给她多抹点胭脂。秋菊:你哭什么呀?做青楼女子多好呀!良家女子一生只嫁一个男人,多无趣,咱们夜夜可换新郎!春兰:你少说两句吧!秋菊:我偏说!今晚该哭的人啊,可不该是你!春兰:是啊,只怕婉儿这会儿正怄着呢!秋菊:(笑)春兰:好啦,冰儿,你乖乖地呆在屋里,一会儿公子就来啦!秋菊,咱们走! 收拾妥当,三人离开房间掩上门。四周安静下来,只听到虫鸣声。吴越起身,取出一枘匕首,眼一闭,自己心窝刺去。传来开门之声,随即一件东西从门口飞来,打在匕首上,匕首掉在地上。吴越转头,看见朱雨辰站在门口。 吴越:你—— 朱雨辰进屋,轻轻关上门,转身走向吴越。 吴越:你、你别过来!朱雨辰:姑娘!吴越:(跪下)公子,求你成全冰儿,让冰儿死了吧!朱雨辰:你起来!吴越:不,公子!冰儿不想日后人尽可夫!朱雨辰:姑娘,蝼蚁尚贪一死,姑娘何苦如此?先起来吧!吴越:多谢公子美意,冰儿福薄,不能侍候公子!求公子成全!朱雨辰:姑娘若不愿坠入风尘,为何到了花满楼?吴越:冰儿六岁那年被拐卖到这里,实在是身不由己,公子若苦苦相逼,冰儿早晚会死。朱雨辰:(细细看一眼吴越)姑娘且等我片刻。 朱雨辰说完离开房间,吴越呆呆地看他把门关上。 07 花满楼账房 (夜 日) 老鸨坐在桌前拿着算盘算帐,面前摆着两本厚厚账本。门打开,朱雨辰走进来,老鸨忙站起身。 老鸨:哟,朱公子怎么到这儿来啦?是不是冰儿那丫头让公子生气啦?我这就找她去!朱雨辰:妈妈,我要为冰儿赎身!老鸨:啊?朱公子,那可不行,冰儿可是我心尖尖上的肉啊!朱雨辰:妈妈是个痛快人,给个价吧! 08 花满楼吴越房间 (夜 内)(接第1集06场) 穿着嫁衣的吴越在屋中忐忑不安,门打开,朱雨辰走进来。 吴越:公子!朱雨辰:姑娘,我已经为你赎了身,日后,你不用接客!吴越:多谢公子!冰儿,冰儿——朱雨辰:姑娘不必多礼。吴越:我——朱雨辰:姑娘弹得一手好琴。今晚这曲《月出》,可算人间佳作!吴越:谢公子夸奖!公子是回纥人,也喜欢大唐韵律?朱雨辰:闲了的时候,我也会吹上一曲! 朱雨辰取出一支箫,吹了起来。音乐起,吴越在一旁怔怔地听着。 09 花满楼婉儿房间 (夜 内) 豪华房间内,设施一应俱全,应儿正给婉儿宽衣。朱雨辰的箫声传进屋里,婉儿神色默然。 婉儿:你说,我美还是妹妹美!应儿:自然是小姐美!婉儿:公子从来没给婉儿吹过箫!应儿:小姐,晚了,早些睡吧! 应儿扶婉儿走向床。 10 花满楼吴越房间 (夜 内)(接第1集08场) 朱雨辰吹着箫,看到吴越流下泪。他停下来。 朱雨辰:姑娘为何哭了?吴越:我—— 朱雨辰拿手帕替吴越擦泪,吴越退了半步,朱雨辰缩回手。 吴越:公子让冰儿想起父母了!朱雨辰:我十岁从回纥来大唐,如今在长安已过了一十五年。我想家的时候,就会吹这曲《天山》!吴越:公子的曲子婉转哀伤,公子可是想家了么?朱雨辰:我的心里,无时不刻不在思念着家乡。吴越:公子想家,为何不回去?朱雨辰:家?姑娘想父母,如今倒是随时可以回去!吴越:我来这里十年,早已不记得家在哪里了!朱雨辰:今晚那位小哥,可是姑娘的亲人?吴越:少丹哥哥住在我家隔壁!朱雨辰:他一定还会来找姑娘,到时候,姑娘就可以见到父母了!吴越:多谢公子!朱雨辰:冰儿这个名字,是妈妈取的吧,姑娘叫吴越?吴越:是,爹爹和妈妈叫我吴越!朱雨辰:好,以后,我叫你越儿罢!吴越:公子!我—— 11 花满楼院子 (夜 外) 明月挂在天上,四周很安静。吴越住院里二层小阁楼,月光照在窗户上,现出吴越和朱雨辰的身影。婉儿住在三楼的房间灯无声无息地灭了。 12 花满楼吴越房间 (晨 内) 天亮了,鸡叫。吴越梳妆毕起身,门开了,秋菊、春兰和几个姐妹走进来。 春兰:哟,新娘子气色果然大不同,比起昨日可大好啦!吴越:姐姐们这么早——秋菊:冰儿啊,姐姐早告诉你,怎么样,昨晚朱公子待你可好? 众女子吃吃笑起来,吴越害羞。 吴越:姐姐——秋菊:你们瞧,冰儿脸怎么红了? 这时老鸨走上楼。 春兰:哟,是妈妈来啦!老鸨:冰儿啊,妈妈昨晚一宿没睡着啊!秋菊:可不是,那么多银子,妈妈数了一晚上!冰儿,都是你害的!老鸨:死丫头,瞧你这张嘴,没一句好话!秋菊:妈妈没睡好觉,秋菊这不是心疼吗?老鸨:(拉吴越手)妈妈可真舍不得你啊!春兰:妈妈这话是什么意思?老鸨:唉!昨晚朱公子找到我,说要为冰儿赎身!秋菊:妈妈答应啦?老鸨:我拗不过他,只好答应啦!春兰:啊哟,那要恭喜冰儿啦!老鸨:(往屋里看)朱公子呢?秋菊:咱们听婆子说冰儿起来啦,所以来瞧瞧,我们也没见到朱公子!老鸨:啊?他一大早就走啦?吴越:(欲言又止)他—— 13 闪回 花满楼吴越房间(夜 内)(接第1集10场) 吴越穿着嫁衣,朱雨辰手里拿着一支箫。 朱雨辰:好,以后,我叫你越儿罢!吴越:公子!我——朱雨辰:越儿,我也很喜欢《月出》,改日咱们合奏一曲,我吹萧,你弹琴,可好?吴越:越儿愚鲁,只怕合不上公子。朱雨辰:越儿弹琴,余音绕梁!长安难有人能出其右!吴越:公子过奖! 两人四目相对。 朱雨辰:时辰不早了,越儿,早些睡吧!我改日再来瞧你。 14 花满楼吴越房间 (日 内)(接第1集12场) 老鸨、秋菊、春兰等人围着吴越。 秋菊:妈妈,朱公子自然是出门找轿子接冰儿啦!老鸨:死丫头,还说这事!冰儿啊,朱公子说,太过仓促,如今没地儿安置你,让我留你在这阁楼住着,往后每月他会送银两过来。春兰:什么?秋菊:妈妈,咱们倒愿意冰儿留下,就怕婉儿不愿意!老鸨:我还没和婉儿说这事呢,换个人儿,我该多开心啊!唉!我可真为难啊!婉儿:(镜外音)妈妈何事为难? 婉儿笑着走上楼,秋菊表情有点幸灾乐祸。 老鸨:哟,婉儿来啦!婉儿:妈妈,我来恭喜妹妹!吴越:姐姐!婉儿:早先我给公子说,咱们院有一只金凤凰,他还不信!妹妹也只有跟了公子,才不算糟蹋了呀!吴越:姐姐我—— 婉儿拉起吴越的手,把一只戒指戴在吴越指上。 吴越:姐姐——婉儿:这玩意儿不值几个钱,妹妹莫嫌弃,姐姐一点心意,戴着玩罢!老鸨:好婉儿,你可真把冰儿当亲妹子待!婉儿:妹妹是有福气之人,只怕妹妹日后可嫌弃姐姐啦!吴越:不会的姐姐!老鸨:冰儿啊,你来的时候,你说你叫吴越,往后哇,还是改回去吧!吴越:是,妈妈!春兰:吴越?这名字倒不错!咦,吴越,你这是打算要出门吗?吴越:昨晚琴被摔坏了,我想拿去补一下!秋菊:嗨,吴越,你都攀上了高枝啦,哪还用补哇!明日让朱公子给你再买把好琴就是,何苦操这份儿心?对吧妈妈!吴越:妈妈买的琴,我舍不得扔!老鸨:真是个好孩子!今儿天好,去吧去吧! 15 街角 (日 外) 吴越抱着用琴包包好的琴从远处走来。女扮男装的小雨风风火火从另一头走来,两人在街角差点撞到一起。 吴越:对不起,小哥!小雨:(打量一眼吴越)小哥?(眼球转一圈)笑话,你撞了我,说声对不起就想完事了么?吴越:我不是故意的!小雨:那也不行!吴越:那小哥想怎么样?小雨:(拉扯吴越)走,陪小爷我喝杯酒去!吴越:不、不要——小雨:害什么羞啊?来,让小爷摸摸你的小手! 小雨伸手抓吴越的手,吴越大惊失色,朱雨辰入镜,用一把折扇挡开小雨,小雨吓了一跳,后退半步。 朱雨辰:这位姑娘,何必故意为难人?吴越:啊,姑娘?小雨:岂有此理,你是谁?朱雨辰:(轻笑)姑娘不必知道我是谁!小雨:管我的闲事干什么?快让开!朱雨辰:(轻笑不动)小雨:信不信我揍你?朱雨辰:揍我?小雨:看招! 小雨二话不说一拳打过去,朱雨辰轻轻让开。 朱雨辰:姑娘,你别逼我!小雨:(笑)本姑娘就喜欢逼你,怎么样?朱雨辰:姑娘若再动手,别怪在下不客气啦!小雨:好啊!叫你多管闲事!本姑娘偏要动手! 两人打了起来。 吴越:别打啦!你们别打啦! 几招之后,小雨摔在地上,随即迅速爬起来。 小雨:回蛮子,你你你,好!本姑娘不跟你玩啦!下次别让本姑娘见到你! 小雨身子一跃,没了影。 朱雨辰:(画外音)好俊的轻功,这小丫头是谁?朱雨辰:越儿,你没事吧! 朱雨辰瞧着吴越,吴越低下头。 吴越:越儿没事,公子——朱雨辰:越儿这是想去补琴吗?吴越:我——朱雨辰:走,我陪越儿一起去!    01 琴店 (日 内) 颂雅琴行店里墙上挂着许多张琴,佟老板正悠闲地品着茶。朱雨辰和吴越从外面走进来,吴越抱着琴。 佟老板:(起身迎接)哟,两位里面请! 吴越进店将琴放桌上,把包打开!朱雨辰走开随便看一把琴。 吴越:老板,这张岳山被我摔坏了,想麻烦你给修一修。佟老板:我瞧瞧!吴越:老板,可以修好它么?佟老板:可惜,可惜,这琴不错啊!姑娘,斫琴的时候漆上岳山,若要补上,音色会大打折扣啊!吴越:老板,补这把琴要多少银子?佟老板:姑娘,先瞧瞧我这里的琴如何? 佟老板将墙上一把琴取下放到桌上。吴越拨了一下琴弦。 吴越:这张琴外形浑厚饱满,琴音圆润沉厚,是张好琴!佟老板:不是我自夸,长安城里王孙贵胄们买的,但凡是把好琴,都是从我这店里买的!吴越:吴越:老板,我只想修好我的琴啊!佟老板:何必呢,补的琴音色不好,再添点银子,就可以买一把好琴了!吴越:老板我——佟老板:小店经营的琴,张张精斫上品老桐,良音入心,都是极品!啊,你等等,我还有一张琴——吴越:不用了老板!朱雨辰:(轻笑)佟老板:我说的可是九霄环佩,姑娘就不想瞧一眼么?吴越:九霄环佩?朱雨辰:老板开玩笑吧!开元年间雷威所制的九霄环佩,至今世上所存者不会超过十把,你店里有?佟老板:我在长安做这一行已有三十多年啦!长安城里,但凡会琴的,谁不知道我佟某!好几把九霄环佩已随着玄宗皇上陪葬去啦!我这把琴,乃是极品中的极品,当年玄宗传位给肃宗之时,就曾经奏过此琴!朱雨辰:好啊,那就请老板让在下见识见识吧!佟老板:好说好说!吴越:有劳老板!佟老板:请稍等。 佟老板向里间走去。 朱雨辰:越儿学琴多少年了?吴越:越儿十岁那年,妈妈请了老师教越儿。朱雨辰:嗯,有六年了! 佟老板抱着一张琴回来。 佟老板:来啦来啦!(放琴在桌上)来,请姑娘弹一曲!吴越:小女子不敢!朱雨辰:(轻笑)佟老板:别呀!姑娘一 就是个内行!来来!吴越:这——朱雨辰:无妨,越儿若喜欢这琴,那就拭一下!吴越:好! 吴越坐在琴凳上弹琴,门口传来击掌之声,楚芷暮走进来。 楚芷暮:好琴!佟老板,你有这么好的琴,怎么一直不肯拿出来让我瞧瞧?佟老板:楚公子来啦!我这把九霄环佩怎及得上皇上赐给状元郎焦尾琴! 楚芷暮进屋,向吴越施礼,朱雨辰表情不屑。 楚芷暮:冰儿姑娘有礼!吴越:(还礼)公子有礼!公子怎么认得我?楚芷暮:中秋夜,在下听姑娘弹了《月出》!吴越:啊?楚芷暮:姑娘奏琴,有如天籁!吴越:公子过奖!楚芷暮:孔子弹琴三月不知肉味,在下那日起,不知肉味啦!吴越:公子,小女子已改回原来的名字!楚芷暮:哦,请问该如何称呼?朱雨辰:她的事与你无关!越儿,咱们走!老板,我们改日来取琴! 朱雨辰和吴越欲走,楚芷暮用折扇拦住朱雨辰。 楚芷暮:这位兄台,你舍得花五千两银子买冰儿姑娘一笑,难道就舍不得花几十两银子重新买把琴?朱雨辰:关你何事?楚芷暮:我瞧你这种人,不过贩些东西在长安城里赚些银子,真不知天高地厚!朱雨辰:我不做买卖!楚芷暮:宝剑赠烈士,好琴送美人,姑娘若瞧得起在下,这墙上所挂之琴,但由姑娘任选一把,在下买来送姑娘可好?吴越:吴越:吴越与公子萍水相逢,不能随接受公子礼物。楚芷暮:原来姑娘叫吴越!区区一把琴,只是在下一点心意而已。吴越:不行公子!朱雨辰:楚公子,你一番心意,越儿却认都不认识你!你又何苦非要碰一鼻子灰才肯死心呢!楚芷暮:你——朱雨辰:这儿人少,想打架的话,在下奉陪就是!佟老板:诶诶诶,两位公子爷,小店可经不起两位折腾啊!婉儿:(背景音)哟! 众人转头,看见婉儿走进来。 婉儿:原来公子和妹妹在这里!吴越:姐姐!婉儿:这位是楚太傅家的大少爷楚公子吧!楚芷暮:婉儿姑娘好眼力!果然名不虚传!婉儿:楚公子过奖!我妹妹已被这位朱公子赎身,楚公子还不知道么?楚芷暮:啊?婉儿:(轻笑)朱雨辰:(轻哼)婉儿:妹妹,昨日那个叫少丹的小哥,今日又来了。吴越:姐姐,他人呢?婉儿:他给了我一封信,要我转给你!吴越:谢谢姐姐,信呢?婉儿:信在妈妈那里。吴越:啊?婉儿:他眼巴巴地正等着你呢!你且先回去瞧瞧!要不妈妈一会儿又得赶他走!吴越:那我先回去了。公子,越儿先回去了! 吴越转身出店,朱雨辰想叫住她,楚芷暮用折扇拦住。 楚芷暮:我瞧姑娘已有心上人了,这位兄台,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呢?哈哈!婉儿:楚公子,是妹妹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来见她,所以心急了些!楚芷暮:是么?青梅竹马?好得很啊!告辞—— 楚芷暮走出店去。 朱雨辰:婉儿,你怎么来这里了?婉儿:钱老板那里新到一批江南丝绸,婉儿想去瞧瞧,刚刚路过店门,一眼瞧见公子,就进来啦!公子陪婉儿去瞧瞧,好么?朱雨辰:好,走吧! 02 花满楼大厅 (日 内) 老鸨和姑娘们正在说笑。 春兰:你们说,朱公子今晚来,他是去婉儿房里还是去吴越那里?秋菊:还用问么?自然是吴越那里,旧爱哪敌新欢啊! 众女笑,吴越走进来。 吴越:妈妈!老鸨:哟,说曹操,曹操到!吴越,快过来!吴越:姐姐们都在啊!春兰:你不是补琴去了吗?这么快?吴越:嗯!秋菊:好你个小妮子,快买瓜子给咱们吃,要不好东西不给你!吴越:什么好东西?秋菊:有人送信给你!诶妈妈先别给她!吴越:是少丹哥哥给我的信!妈妈快给我吧!老鸨:哟,才送来,你就知道啦! 老鸨取出一封信,秋菊抢走。 秋菊:等等!妈妈给我!瓜子呢?吴越:秋菊姐姐想吃瓜子还不容易,回头我就买来!老鸨:你们瞧瞧你们瞧瞧,这妮子如今攀上高枝,说话气也粗了。吴越:秋菊姐姐快给我。秋菊:先回答我两个问题,我才给你。吴越:姐姐要问我什么?秋菊:吴越,少丹是你什么人啊?吴越: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!秋菊:青梅竹马的哥哥?好啊!那小子长得倒好,可惜穷酸了些,还是跟着朱公子好!春兰:跟着朱公子虽然有吃有喝,可跟着那小子,指不定还能过正经人的日子,生个娃当娘。秋菊:嫁个男人有什么好,每日得看男人脸色过活,打你骂你还不得还手,哪有咱们痛快!春兰:我呸,真不要脸!秋菊:吴越,平日你总跟你的婉儿姐姐亲,今日可得听我的!吴越:听你什么?春兰:朱公子指不定喜欢吴越,明儿就来娶了她呢!秋菊:不能吧,婉儿跟了朱公子三年,怎没听他提过半个字?吴越:好姐姐,把信给我!老鸨:哎呀,别为难吴越了,快给她吧!秋菊:偏不,吴越,我再问你。你老实讲,昨晚朱公子如何待你?吴越:秋菊姐姐—— 众女笑,吴越脸红。 老鸨:秋菊,你这坏丫头!把信给她吧! 秋菊笑着将信给吴越,吴越打开信纸,上面写着三个字:袄寺见! 吴越:少丹哥哥约我去袄寺?老鸨:那就快些去吧!记得早些回来!吴越:好的妈妈,我去了! 03 袄寺门口 (日 外) 额头上有伤的少丹在挂寺外树下等着吴越,远远看见吴越忙招呼! 少丹:妹子——吴越:少丹哥哥! 吴越走上前,两人相见,细细打量对方。 吴越:少丹哥哥!少丹:妹子,想不到你还活着!吴越:我爹娘可好?少丹:妹子,姨妈他们十年前过世了。吴越:啊?怎么会这样?少丹:家里进了贼,唉,我爹妈也死啦! 音乐起,吴越眼泪掉出来。 少丹:那天我去后山给你摘柿子,结果掉下山,小雨和外公救了我,伤好后我回家,唉,人都没了!吴越:十年了,想不到咱们还能再见面!少丹:妹子,你模样一点儿没变!我一眼就把你认出来啦!吴越:少丹哥哥倒是长得高了很多!少丹哥哥,我瞧瞧你额头的伤! 吴越伸手去摸少丹额头。 少丹:哎哟!吴越:很疼吗?少丹:小伤,不碍事,过一两日就好啦!吴越:都是我害的少丹哥哥挨打!少丹:没事儿!,昨日我拜了个我师父!吴越:师父?少丹:昨晚我被四个打手围着打,结果—— 04 闪回 花满楼外 (夜 外)(同第1集01场) 少丹被四个打手围着打,少丹摔在地上!段成志出镜,拦住四人。 段成志:四位大哥,再打就要出人命啦!打手1:滚一边去! 打手1一掌向段成志打过去,段成志抓住他的手腕,打手1发出一声惨叫,段成志哼了一声,推开打手1,打手1惊恐地看着段成志,目光落到他腰间挂的小牌子上。 打手1:你、你是大内的人!段成志:滚!打手1:走! 四个打手退场。段成志打量少丹。 段成志:小兄弟,这招‘开窗揽月’,是谁教你的?少丹:你是大内侍卫?段成志:(微微点头)少丹:多谢你啦!我走啦!段成志:诶,小兄弟,这招‘开窗揽月’,是谁教你的?少丹:没有人教,我胡乱打的!段成志:胡乱打的?少丹:对! 少丹转身走开,段成志面露失望之色,他也转身欲走。 少丹:去他的冬西南瓜汤,小爷总有一日要打得你们四个王八蛋趴在地上求饶! 段成志脸色一变,止步。 05 少丹住的农家院 (夜 外) 干净简陋的农家院,外面有栅栏,屋里亮着灯烛,少丹额上流着血,他推开院门走进屋关上门。 少丹:小雨、小雨,我回来啦! 段成志悄悄走进院,他四下打量。 段成志:(画外音)安妹妹,你在天有灵,保佑我找到少丹! 少丹和小雨各执一剑破窗而出!两人和段成志打了起来,段成志轻松自如。 小雨:看剑!段成志:姑娘!小雨:你跟着少丹干什么?段成志:姑娘,令尊是谁?小雨:什么令尊?少丹:你爹!小雨:我为什么要告诉你!段成志:姑娘姓韦!小雨:你怎么知道?段成志:姑娘身轻如燕,高于常人百倍!姑娘是江苏韦陀门传人!小雨:什么韦陀门!少说废话! 段成志将两人打倒在地。 少丹:你想干什么?段成志:(从怀中取出小册子)你掉了件东西!少丹:《无影掌》!还我! 少丹从地上起来想抢走小册子,段成志不让。 段成志:你从哪里得到的!少丹:我娘给的!快还我!段成志:你叫少丹,左边屁股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,对不对?少丹:你怎么知道!段成志:我叫段成志,和你娘是同乡!少丹:你认识我娘?段成志:不错!这本《无影掌》就是我送她的! 06 袄寺门口 (日 外)(同第2集03场) 少丹和吴越站在一起,继续叙旧。 少丹:就这样,我有了个师父!吴越:真好!少丹:师父从明日起就要教我武功!妹子,等我以后练好了武功,就带你离开这里,不让任何人欺负你!吴越:少丹哥哥,我、我很好,昨日有位姓朱的公子替我赎了身!少丹:真的!那太好啦! 两人说着话,不觉过了很久。 吴越:少丹哥哥,天这么冷了,你穿这么单薄——少丹:没事儿!我不冷!吴越:(取下龙凤呈祥手镯)少丹哥哥,这是妈给我的镯子,你拿去换件衣衫!少丹:不行不行,妹子,我和小雨每日上山采药,打猎砍柴,一点也不怕冷!吴越:少丹哥哥,下次,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?少丹:妹子,九月九日重阳登高,师父说他有事要出门,咱们去百花园玩,好不好?吴越:好! 07 花满楼大厅 (日 内) 老鸨和姑娘们正在说笑。桌子上放着用包包好的古琴。吴越走了进来。 秋菊:吴越快来!春兰:好你个小妮子!吴越:怎么啦?老鸨:傻丫头,快过来瞧,这是什么? 吴越走过去打开琴包。 吴越:九霄环佩!老鸨:你们瞧,还是吴越识货!吴越:它怎么到了咱们这儿?老鸨:朱公子买的送你的!琴行小二才送来!吴越:朱公子!老鸨:吴越啊,朱公子对你可真好!秋菊:听说雷诺家制琴,张张都要五十辆银子。老鸨:什么五十辆,真没见识!这张琴至少八百辆呢! 众女啧啧称赞,吴越摸着琴。 老鸨:诶你们说,我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好运气呢? 08 花满楼大厅 (晨 内) 秋菊、春兰和姑娘们坐在一起说笑磕瓜子。老鸨打着哈欠从楼上走下来。 春兰:妈妈早!老鸨:真快啊,今儿重阳啦!秋菊:妈妈,今儿中午多打些酒来咱们喝个痛快!老鸨:行啊!玉儿,给张二麻子说一声,去打五斤好酒来!龙套女1:好的妈妈! 龙套女1退场。老鸨坐下吃瓜子。 秋菊:你们说怪不怪?我记得八月十五之后,朱公子就再没来过咱们这儿啦!老鸨:唉,是啊!春兰:你记性比妈妈还好!秋菊:我知道你嘴里没吐出来的是什么东西!我偏记得,怎么样?春兰:我就这么一说!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虫子,你知道我想什么?秋菊:你和我一样,(笑)只不过不敢说罢了!春兰:我跟你可不一样!朱公子啊,有人惦着呢,轮不到咱们!老鸨:行啦行啦!你俩别一见面就斗嘴!朱公子在咱们吴越身上花那么多银子,怎不见个人来呢?秋菊:怕婉儿不乐意呗!老鸨:诶,婉儿呢? 吴越入场。 老鸨:哟,吴越来啦!吴越:妈妈早!姐姐们早!秋菊:吴越早!你这是要出门吗?吴越:是啊秋菊姐姐!老鸨:去哪啊?吴越:少丹哥哥约我去百花园!秋菊:哟,又是你那少丹哥哥!老鸨:去吧去吧!吴越啊,叫他有空再送两只野鸡来!吴越:好的,妈妈!我去啦! 09 百花园 (日 外) 花园里摆满了盛开的菊花。游人很多。吴越从远处走来,看见向她少丹招手。 少丹:妹子,快来!我在这儿! 两人一路说笑着,一边瞧着一盆盆菊花。 少丹:妹子!你瞧这盆花儿,真好看!吴越:这种菊花叫“墨荷”!少丹:奇怪,这花明明是红色的,为何取名叫‘墨荷’,墨不是黑色的么?吴越:少丹哥哥,你瞧,它的花瓣向里面曲着,像荷花一样。刚刚开时,花色紫红,不露花心,再过几日,花色紫中透墨,花心外露,绿叶相托,就像墨色荷叶亭亭立在水上,所以叫墨荷。少丹:哦,原来如此! 小雨从天而降,落在少丹身后,轻轻一掌拍在少丹肩上。少丹回头,两人拆了几招! 小雨:行啊少丹,跟着你师父,武功长进啦!少丹:那是自然!妹子,她就是小雨!吴越:小雨姐姐!小雨:你就是少丹说的吴越妹子吧!少丹:聪明!吴越:小雨姐姐!小雨:别这么客气!咦,我俩见过?吴越:(笑)小雨姐姐!我们是见过呢!小雨:哦我想起来了,(笑)那日我不认得你,你生我的气没?吴越:(笑)哪里的话!我不生气!少丹:咦,你俩见过么?小雨:可不是,那日我穿了你的衣服进城,结果——嘿!回蛮子!快!少丹,就是他!少丹:诶小雨! 朱雨辰和婉儿出现在不远处,两人正看着一从高高的花树。小雨冲了上去。少丹也跟了上去。小雨不由分说和朱雨辰打了起来,少丹也跟上去,三人打起来。 吴越:少丹哥哥!小雨姐姐!朱公子!你们别打啦! 三人继续打架,小雨和少丹先后被朱雨辰打倒在地! 吴越:公子手下留情。 朱雨辰住手,看着吴越。少丹和小雨从地上迅速站起来。 吴越:少丹哥哥,别打了!他、他就是朱公子——少丹:(笑)这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呢!小雨:既然是朋友,那大人不记小人过,回蛮子,我不跟你计较上回的事儿啦!朱雨辰:(哭笑不得地)那就多谢姑娘啦!小雨:不谢不谢!回蛮子,咱们一起去看花吧!朱雨辰:好!婉儿:妹妹也来看花!吴越:(笑)姐姐!朱雨辰:婉儿想来瞧花,我就陪她来了!小雨:那边花真多,走,咱们去那边瞧!回蛮子,走呀! 五人一起向前走,小雨蹦蹦跳跳走在最前面,吴越和少丹走在中间,朱雨辰和婉儿走在最后。 小雨:诶你们走快点啊!回蛮子,你走快些!吴越:小雨姐姐!小雨:回蛮子,你武功挺好,你师父是谁?朱雨辰:我没有师父!小雨:怎么可能!你骗我吧!信不信我——少丹:小雨! 这时一个道士走来。 涂道长:无量天尊,几位,借个道!小雨:喂,这么多路,干嘛跟咱们挤?涂道长:贫道长清子,人称神算涂,虽无通天本事,但面相占卜之事略通一二,混口饭吃,姑娘,让在下算上一卦如何?小雨:好啊!还从来没人给我算过呢!涂道长:嗯,贫道先瞧瞧姑娘面相!小雨:喂,我告诉你,要是算得不好,我揍你一顿!涂道长:姑娘生辰八字如何?小雨:生辰八字?我爹娘去世得早,没告诉我呀!涂道长:那贫道只能算个大概了!看姑娘面相,将来是个大富大贵的命啊!小雨:(笑)你怕我揍你,说这话让我开心吧!涂道长:贫道从不说谎!小雨:(笑)好啦,本姑娘谢你吉言!这两枚铜钱,拿去买酒喝!涂道长:(接过铜钱)多谢多谢!鲤鱼跃龙门,一下时来运转也是有的!有道是柳暗花明,姑娘若日后嫁个如意郎君,那是要成人上人的呀!小雨:什么如意郎君,我才不要!少丹,你算一卦!少丹:我不信这个!小雨:算一个嘛!少丹:不算!涂道长:命面天注定,信不信也由得小哥!(笑)咦,这位姑娘,你从哪里来!吴越:道长,我——涂道长:我好象在哪儿见过姑娘啊?让我仔细想想!朱雨辰:道长,这位姑娘从未出过门,怎么会见过道长!涂道长:无量寿福!今日既是有缘,(拿出签筒)姑娘抽支签吧!小雨:好玩好玩!吴越,抽一支抽一支!吴越:好!吴越:(摇签筒抽支签)我瞧瞧写的什么——春风吹得万物生,东也是非,西也是非。咦,春风?是非?道长,这是什么意思啊?涂道长:姑娘生辰八字如何?吴越:我六岁的时候被人拐走,我不知道我的生辰。涂道长:各人命数不同,贫道没有姑娘生辰,这签不能解!吴越:啊?朱雨辰:越儿,死生由命,富贵由天!越儿不必放在心上!婉儿:真有趣!道长,我也来抽一支玩玩。涂道长:好啊!小姐请!婉儿:(摇签筒抽支签)黄沙漫漫回扬,草色无边苍苍。春日莫望来时路,回望长安已万里。道长,这签是说,我要离开长安?涂道长:姑娘生辰如何?婉儿:生辰?我忘了!涂道长:(笑)有趣,有趣!贫道走南闯北几十载,从未有人不知自己生辰八字,今日竟一连碰上了三个,有趣!有趣!小雨:(推涂道长)喂!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生辰八字已经够倒霉了,你还敢幸灾乐祸,快走快走!朱雨辰:(掏出银子)道长请吧!涂道长:(接过银子)多谢多谢!无量寿福!小雨:还不走?信不信我揍你!涂道长:好好好,贫道告辞! 众人见涂道长走远。 小雨:哼!臭道士走啦!诶回蛮子,听说你们那里人人能歌善舞,是不是啊?朱雨辰:不错,我们回纥人生来就会唱歌,会走路就会跳舞!小雨:这儿清静,你给咱们唱支曲儿来听听吧!吴越:(轻)小雨姐姐!小雨:(笑)怕什么? 婉儿瞥小雨一眼,脸现不屑。朱雨辰瞧了一眼吴越,带着淡淡的笑。 朱雨辰:好啊!姑娘想听什么曲子? 婉儿有点吃惊。 小雨:什么曲儿好听就唱什么!吴越:小雨姐姐,你别难为朱公子啦!小雨:他自己都答应啦!朱雨辰:好,难得今日赏菊,天又好,我来吹支曲儿吧!婉儿,你来伴舞可好?婉儿:(不悦)公子,婉儿——朱雨辰:婉儿的胡旋舞,天下无双!来吧! 朱雨辰取出箫吹了起来,婉儿翩翩起舞。朱雨辰的目光一直瞧着吴越。吴越害羞地低下头。婉儿突然看见朱雨辰的目光,心头大痛,一下昏倒在地。 小雨:咦!吴越:婉儿姐姐,你怎么啦? 朱雨辰上前查看婉儿情况,把她抱了起来。 朱雨辰:先回花满楼! 10 花满楼大厅 (日 内) 老鸨和姑娘们仍在一起磕瓜子说笑。外面传来嘈杂人声,老鸨转头看。 老鸨:你瞧,他们这么快就回来啦!(尖叫)啊,朱公子,婉儿这是怎么了? 朱雨辰抱着婉儿走进来,后面跟着吴越、少丹和小雨。 朱雨辰:烦劳妈妈去请位大夫!老鸨:啊哟,好好!春兰!快快快,去请胡大夫来!春兰:是,妈妈!   01 花满楼婉儿房间 (日 内) 朱雨辰将婉儿放到床上,婉儿双目紧闭。老鸨和众姑娘站在屋里。 吴越:婉儿姐姐,快醒醒啊!老鸨:哎哟婉儿啊!今儿早上你还好端端的,怎么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啦?这不是要了妈妈的命么?秋菊:妈妈别担心,我瞧婉儿这几日只是有些上火了。老鸨:秋菊你这死丫头,什么时候了,还说这种话!还不快去给婉儿弄碗热汤来!秋菊:好吧妈妈,我这就去给婉儿弄一大碗热汤来! 秋菊哼了一声走出房。 吴越:姐姐,姐姐!老鸨:婉儿啊,你的身子骨是咱们院里最强的,今日这是怎么啦! 婉儿慢慢睁开眼。 小雨:哇!她醒啦!老鸨:喂你小点声行吗?楼都要塌啦!小雨:我声音很大吗?(提拳)你信不信我——少丹:(拦下,低声)小雨!婉儿:公子!朱雨辰:婉儿,我在这里!婉儿:公子!婉儿怕是不行了!朱雨辰:婉儿别瞎说!吴越:姐姐,妈妈已经让春兰姐姐请大夫去了! 秋菊端着碗进门走到婉儿床边。 秋菊:热汤来啦!哟,婉儿醒啦!妈妈,我说了婉儿没事儿!这下该安心了罢!老鸨:死丫头!楼下一个人也没有,你给我去瞧着,仔细有人进屋偷了门!秋菊:是,妈妈,我这就去给您守着门! 秋菊出屋子。 吴越:姐姐,喝点热汤吧!婉儿:我不想喝!公子,日后好好照顾妹妹!我这个做姐姐的,死也瞑目了。吴越:姐姐!朱雨辰:婉儿说什么瞎话,婉儿不会死!老鸨:婉儿,一会儿大夫来了,抓两副药,吃了就没事儿啦!小雨:哪有这么快就死人!真是的!少丹:小雨,咱们走吧!老鸨:啊对,多谢你们俩位送婉儿回来,我就不多留啦!小雨:哼!谁让你留?走! 小雨和少丹离开。 老鸨:哼!野丫头!咦,春兰这个没用的东西,请个大夫,怎么去了这么久?吴越啊,咱们下去瞧瞧,让婉儿和公子在屋里清静一会儿!吴越:好,妈妈!老鸨:走吧走吧!大伙都给我出去!女齐声:是,妈妈! 众人离开屋子。婉儿哀怨地看着朱雨辰。 婉儿:婉儿为何没早些遇到公子!朱雨辰:说这些做什么?婉儿:婉儿十四岁被卖入青楼,十九岁才遇上公子!还是妹妹福气好,第一次就跟了公子,算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!朱雨辰:婉儿累了,少说些话!婉儿:婉儿自认识公子,便再不想周旋于其他男人,婉儿对公子——朱雨辰:婉儿听话,先睡一会儿!来,我给你把被子掖一下!老鸨:(镜外音)哎哟大夫,这边这边! 老鸨和胡大夫、应儿匆匆走进屋来。 老鸨:婉儿啊,胡大夫来啦!朱雨辰:(起身让位)有劳大夫!这边请!胡大夫:客气!客气!嗯,让老朽给小姐先问问脉! 胡大夫把脉,老鸨十分紧张。 吴越:大夫,姐姐的病怎么样了? 婉儿眼睛闭上,胡大夫在吴越和朱雨辰之间不动声色地打量一眼。 胡大夫:妈妈,小姐没什么么大碍,不过有些虚火!我写个方子,妈妈让人去抓吧!老鸨:那就好那就好!应儿,去给胡大夫泡壶雪片来!应儿:是,妈妈! 应儿退场。胡大夫走到梳妆台写方子。 朱雨辰:妈妈,那我先走了!婉儿:公子——朱雨辰:婉儿,好好养着,改日我再来瞧你!老鸨:我送送朱公子! 老鸨与朱雨辰退场,应儿端着茶推门进来。 应儿:胡大夫,请用茶。胡大夫:多谢姑娘!婉儿:胡大夫,我这是什么病?胡大夫:姑娘脉象浮躁,并无大碍。只是有些气虚,想必是思虑过多,积劳成疾,我开张方子,吃几天就没事了。婉儿:辛苦胡大夫开方子,应儿,拿方子去抓药吧!应儿:(接过方子)是,小姐!胡大夫:多谢小姐的茶,老朽告辞了!婉儿:胡大夫且略坐会,我想问几句话。 应儿拿着方子退场。 胡大夫:小姐有何吩咐?婉儿:不敢,只想请教先生几个问题!胡大夫:老朽但凡知道,必然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婉儿:先生,我这病病根在哪?胡大夫:姑娘这病,只怕是心病,心结未解,久虑成病啊!婉儿:先生的方子可有能治?胡大夫:方子只能治标,小姐,心病还需心药治啊!婉儿:我瞧不用劳烦先生了,我这病只怕好不了了。胡大夫:姑娘何出此言,姑娘如此年轻,还怕好日子还少么?婉儿:先生可知有何种药可乱人心神,使人发疯?胡大夫:姑娘为何问这个?婉儿:有道是以毒攻毒,我这病,只怕需毒药才能治呢!胡大夫:这——杏仁味甜,有镇咳之用,天南星无味性温,可怯痰,镇痛,两者皆是良药,可若参在一起长期服用,必会口舌麻木,味觉丧失,直至言语不请,张口困难,最后神志失常。婉儿:言语不清,张口困难!大夫,到这种情形约莫要多久?胡大夫:快则一年,慢则三年。婉儿:不行,太长了!婉儿等不了那么久!胡大夫:咳咳,小姐,斑鳌无味而性寒,若掺在其中,可使药性大上许多,且会令人视物不清,高烧不断,时常昏迷不醒,最后终会要了人的命。婉儿:此毒可能解?胡大夫:此毒无形无色,除非——毒王杜!否则——咳咳,老朽听说他已经不在人世了。婉儿:(取只元宝)胡大夫,你瞧这个,够不够配药?胡大夫:啊!这,这,小姐,(低声)斑鳌是禁品,官府管得严啊!婉儿:(伸手勾住胡大夫脖子)难道,胡大夫忍心看婉儿送了命么?胡大夫:这、这小姐,我——婉儿:你说话啊,胡大夫! 晨昏交替,过了几日。 02 花满楼吴越房间 (日 内) 吴越在屋里弹琴。朱雨辰推门进来。 吴越:(起身)公子来了!朱雨辰:我来瞧瞧越儿!吴越:公子快请坐,越儿给公子弹一曲《越人歌》!朱雨辰:越儿喜欢这张琴么?吴越:喜欢!又让公子破费啦!朱雨辰:越儿喜欢就好! 吴越弹琴,朱雨辰瞧着她,唇边漾着笑。 婉儿:(镜外音)咳咳! 吴越转头看见婉儿倚着门。 吴越:婉儿姐姐来啦!快进来坐!婉儿:公子,妹妹!(咳嗽)朱雨辰:婉儿,门口风大,快进来!婉儿:婉儿心里闷得慌,想来和妹妹说会儿话,没想到公子也在这里。朱雨辰:我去西大街见个人,路过这儿,就顺路进来瞧瞧!婉儿:公子,我让应儿跟妈妈说一声,中午多做几个菜来!朱雨辰:不用了!(起身)时辰不早了,我该走了!越儿,你们姐妹俩说说话!吴越:好!婉儿:(急切点)公子——朱雨辰:婉儿,你身子才好些,多休息,我改日再来瞧你!婉儿:好,公子! 朱雨辰离开,婉儿瞧着他背影。 吴越:婉儿姐姐,快坐啊!婉儿:我来瞧瞧妹妹,给妹妹带了这个! 婉儿把一只罐子给吴越,吴越打开闻了一下。 吴越:姐姐,是杏仁粉!婉儿:胡大夫说,杏仁粉补气,还可调理脾胃。应儿买来,我留一罐给妹妹!吴越:姐姐身子不好,姐姐留着吃!婉儿:我那儿多着呢!吃完后再送来,妹妹别惜着吃。吴越:谢谢姐姐,我最爱吃杏仁粉!  03 长安城 (雪 外) 长安城吹起风,下着雪,城内外一片银装素裹。 04 花满楼大厅 (日 内) 老鸨和姑娘们一边烤火一边说着话。 秋菊:今儿冬至!妈妈,该买些羊肉来吃!让厨子炖了,热乎乎地喝下去,那才好呢!老鸨:就你嘴馋!秋菊:妈妈就不想吃吗?老鸨:唉,你们说,朱公子这一个多月都没来了,他这上哪去了呀!秋菊:妈妈,咱们其他客人虽不像朱公子那么阔绰,羊肉总还是能吃上吧!老鸨: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! 门打开,周侍郎走进来。 老鸨:哟,侍郎来啦!快进来坐!周侍郎:妈妈好!姐姐们好!老鸨:怎么这么早来啦?周侍郎:妈妈,婉儿姑娘呢?老鸨:(犹豫地)呃,婉儿上庙里去啦!周侍郎:哦,那她什么时候能回来?老鸨:嘿,今儿是婉儿母亲祭日,侍郎还是别等她啦!周侍郎:好,那我改日再来!老鸨:诶——侍郎,先喝杯茶再走啊!周侍郎:下回吧! 周侍郎退场。老鸨叹起气来。 春兰:妈妈,婉儿不是在房里吗?老鸨:唉,自从朱公子来咱们花酒楼,婉儿哪里还接过别人啊!秋菊:朱公子有了吴越啦,婉儿还不得另寻一个主?老鸨:死丫头,你长了嘴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秋菊:我又说错什么啦?妈妈?老鸨:你瞧我心里不痛快,还说这事儿!秋菊:我知道!妈妈,所以我替您急啊!春兰:周大毛贼眉鼠眼的,婉儿怎么瞧得上!秋菊:哼!去年还一混混呢,眼下居然成了长安城里的侍郎!也不知道他家祖坟怎么埋的,竟然走了这么大狗屎运!春兰:可不是,他管着大半个长安城里的治安呢!秋菊:他不杀人放火,长安城也就太平啦!老鸨:你们少说两句吧!我可不想招惹谁!秋菊:妈妈,人不在,谁听得见啊!老鸨:唉,都说男人喜新厌旧,可朱公子有了吴越,怎么也不来瞧瞧她!春兰:是啊,是有好些日子没见着他了!秋菊:诶妈妈,朱公子那日到底拿了多少银子,你才肯放了吴越啊?老鸨:你猜!秋菊:五千两?老鸨:哼,再猜!秋菊:好妈妈,你就说了罢,我秋菊最怕动脑子啦!老鸨:那日他说要赎吴越,我自然舍不得,就随就说了个数,想吓走他,哪知他一口应允。唉,我心中懊悔,又跟他要他手上的这枚戒指,他脸色一沉,却仍是给了我!你们瞧瞧,这东西,都值上千两银子!秋菊:妈妈,这不过是枚普通的玛瑙戒,有什么稀奇的?老鸨:说你不识货吧,你还不信!朱公子身上配的穿的,哪件儿是稀疏平常的?秋菊,你仔细瞧瞧,这戒指可有何古怪?秋菊:(仔细瞧戒指)咦,妈妈,玛瑙里有水呀?老鸨:算你今日眼神好,这叫水胆玛瑙!里面正是有水呢!我第一次接客的那位爷手上也戴了这东西,可他贱的很,看也不让我多看一眼。春兰:真是有水呢!让我瞧瞧——哟,吴越来啦! 吴越走过来。 吴越:妈妈,姐姐们好!老鸨:吴越,你又要出门吗?吴越:妈妈,天儿这么冷,梅花一定开了!我想去百花园走走!老鸨:好啊!你回来给咱们折两支回来,我插瓶子里!吴越:好的妈妈!那我去啦! 05 梅园 (日 外) 梅园里万株红梅迎寒怒放,喷红吐艳,流枝缀玉,或穿插于奇石间,或倚于小桥旁,或卧于溪水边。园中老藤古柏,清溪秀竹。吴越信步而行,来到梅林深处。 吴越:百花残时独香,琼琼枝入松怀,忍得天寒地冻,可知是为谁开?楚芷暮:(镜外音)长安一夜花梢重,冰雕玉骨不惧寒。楚芷暮:(走着入镜)问梅哪得香如许,朵朵含羞却不语!吴越:(行礼)楚公子!楚芷暮:姑娘怎么今日一个人来此?吴越:我来瞧瞧梅花!楚芷暮:数萼初含雪,孤标画本难。姑娘喜欢梅花,何不折两枝带回去细细瞧?吴越:走的时候,妈妈让我折枝梅花给她。可我来了,看见花儿开得这么好,又不忍心折!楚芷暮: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我若是梅花,要知道姑娘想折,一定巴不得呢!吴越:公子真会说话儿!楚芷暮:姑娘要哪一枝,芷暮替你折!吴越:若是人人都折一支,园子不是光了么?楚芷暮:这么大一片园子,全长安的百姓也折不完呀!瞧,这枝花蕊多,尚有许多含苞待放,我替姑娘折下如何?吴越:有劳公子! 楚芷暮折一支梅递给吴越。 吴越:好香的花啊!楚芷暮:我再帮姑娘折一枝! 两人说笑着,朱雨辰出现在一棵树后,他默默地瞧着两人。 吴越:真香!楚芷暮:姑娘长得真美。吴越:多谢楚公子夸奖!楚芷暮:姑娘,八月十五中秋夜,芷暮错失良机,至今心中仍好生后悔!自那日起,芷暮每日思念姑娘,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!姑娘,芷暮对姑娘一见倾心。吴越:楚公子是前科状元,前程无量。吴越不过是个平凡民间女子,过几天,公子就会忘了吴越啦!楚芷暮:芷暮一生,见到姑娘之前,从不知刻骨铭心是何感觉。可自从见到姑娘,芷暮无数次在梦里见到姑娘,唉,每每恨不得这梦一直梦下去,就是永远醒不过来,也甘心情愿!吴越:公子是国家栋梁,不该说这种话才是!楚芷暮:天下熙熙皆为名,天下攘攘皆为利!芷暮每日起早贪黑,不过为些熙熙攘攘之事。姑娘,芷暮对姑娘之心,天地可鉴!吴越:多谢公子错爱!吴越如今已不是青楼女子。楚芷暮:芷暮从来没把姑娘当作风尘女子!芷暮对姑娘绝无半分轻薄之意,只要姑娘答应,芷暮明日就请人将姑娘接入家中,给姑娘一个名分!吴越:不,不,公子。吴越这辈子,从未想过过荣华富贵的日子,只求平平安安。楚芷暮:(拉起吴越手)姑娘——吴越:(想挣脱)公子放手!楚芷暮:姑娘若是不信,芷暮马上对这块大石起誓!吴越:(挣脱)公子,吴越告辞——楚芷暮:诶姑娘—— 吴越快步离开。楚芷暮愣了一下。楚芷暮上去想拦住吴越,一只手拦住他。楚芷暮看见了朱雨辰。 楚芷暮:是你!朱雨辰:可惜啊可惜!楚芷暮:你让开!朱雨辰: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楚公子自诩人中龙凤,今日看来是跌一大跟头啦!楚芷暮:好狗不挡道!让开!朱雨辰:(轻笑)偏不让! 两人拳打脚踢打起来。朱雨辰打败楚芷暮。 朱雨辰:你输啦!楚芷暮:你!朱雨辰:失陪! 朱雨辰一跃,消失。 06 花满楼大厅 (日 内) 吴越拿着梅花回到花满楼,老鸨和众姑娘围上来看。秋菊拿来一只瓶,老鸨将花插入。 老鸨:好香啊!秋菊:要不是冷,我也想折两枝去!吴越:秋菊姐姐出了门,一会儿就不觉得冷了!老鸨:吴越啊,你的少丹哥哥又来啦!吴越:妈妈,他人呢?老鸨:走啦!去东市卖野鸡去啦!你瞧,他给你送来两只野鸡! 一个角落里有两只野鸡扑腾着翅膀。 老鸨:吴越啊,叫你少丹哥哥再给我打一只狍子来,嘿,我太爱吃啦!吴越:好的妈妈,下次见到少丹哥哥我就跟他说。老鸨:他约你明日去冰嘻!你明日就跟他说!吴越:好的妈妈!秋菊:你可别忘啦吴越,你瞧,妈妈口水都流出来啦! 众女笑,老鸨也笑。 老鸨:你这死丫头! 07 湖边 (日 外) 湖上结了冰,不少人在冰嬉。少丹在树下等吴越,旁边放着冰刀鞋。少丹看见穿着红衣服的吴越,向她招手,吴越跑过去。 少丹:妹子!吴越:少丹哥哥等了很久了吗?少丹:没有,我刚到!吴越:小雨姐姐呢! 小雨从天而降。 小雨:我在这儿!少丹:她就这脾气!咱们别管她,来,先把鞋换上! 三人换好鞋。 小雨:吴越妹子今日这身红衣裳真好看!吴越:(笑)小雨:回蛮子送的?吴越:(害羞的)嗯!小雨:吴越,你已经学了好些日子了,今日我们不牵你手,你敢一人玩么?吴越:自然是敢的! 三人向湖走去。小雨身轻如燕,滑得很好,她很快远去。 少丹:妹子别怕!吴越:我不怕!少丹哥哥,今日让我自己来!少丹:好!东边有条泉水,那儿冰薄,你千万别过去!吴越:知道啦! 吴越独自滑冰走远。 婉儿:(镜外音远远传来)吴越——吴越:(转头看见婉儿)姐姐!公子! 婉儿和朱雨辰出现在湖边。 婉儿:(招手)妹妹,快过来!吴越:婉儿姐姐—— 吴越向两人滑过去,婉儿脚下不远处有泉水正在涌动。 朱雨辰:(远远传来)越儿,不要过来! 吴越越来越近,冰开始出现裂纹,十分危险。 朱雨辰:(远远传来)越儿,不要过来!吴越:什么—— 吴越脚下冰层裂开,一只手揽过她的腰。吴越和少丹双双跌进水中,少丹左手揽着吴越,右手奋力去攀那破了的冰层,冰层不断落入水中。两人被冲走,头上是厚厚的冰层。外面人声嘈杂。少丹将手指插入冰层,苦苦支撑。小雨赶来,脱下冰刀靴子奋力砸冰。 小雨:少丹!少丹,你坚持住!少丹:(画外音)妹子!妹子再撑片刻,咱们就有救啦!朱雨辰:让开! 朱雨辰将一块大石将冰窟窿砸大, 小雨:快,把吴越给我! 朱雨辰将吴越拉出水。少丹跳出冰层。吴越躺在朱雨辰怀中昏迷不醒,几人围着她七嘴八舌。 少丹:妹子!小雨:吴越!朱雨辰:越儿、越儿,你快醒醒!婉儿:好妹妹,你可别吓姐姐,快醒醒,快醒醒呀!朱雨辰:回花满楼! 08 长安城大街 (日 外) 朱雨辰、少丹、小雨、婉儿骑马从远处奔来。朱雨辰抱着昏迷中的吴越,跑到最前面。 朱雨辰:驾! 09 花满楼大厅 (日 内) 朱雨辰抱着昏迷中的吴越闯入,老鸨等人围上来。 老鸨:哎呀!这是怎么啦?吴越,你怎么啦?朱雨辰:妈妈,快生一盆火来,越大越好!春兰:我去!老鸨:快,秋菊,快请胡大夫来! 00 花满楼吴越房间 (日 内) 朱雨辰将吴越轻轻放到床上,众人围在旁边。 老鸨:好端端的,为何要去玩这劳什子冰嬉?秋菊:(镜外音,远远传来)胡大夫来啦! 门打开,秋菊拽着胡大夫冲进来。 秋菊:快快,这边!胡大夫:好,让老朽先瞧瞧! 胡大夫和婉儿偷偷对望一眼,两人都不动声色。 胡大夫:唉,这位姑娘气数已定,妈妈节哀顺变罢!老鸨:吴越啊,这不要了妈妈的命么?春兰:这、这怎么可能?秋菊:哎呀吴越!婉儿:妹妹——小雨:喂,臭老头,(揪住胡大夫胡子)你敢说这种丧气话!你信不信我揍你!胡大夫:老朽无能为力,姑娘就是杀了我也无济于事啊!小雨:你再说一句!胡大夫:哎哟哎哟!姑娘别扯我胡子呀!哎哟痛啊!小雨:大夫瞧病,望闻问切,一样也不能少!你这么草率一望,连脉也不把一把,就说人要死!你是个什么大夫!少丹:小雨,别胡来!胡大夫:你瞧她这模样,我问她,她会说吗?老朽从医四十载,病人如何,一眼就知,哪还用什么望闻问切!小雨:你!婉儿:胡大夫,我这妹子果然没法子了么?胡大夫:三日后太阳升起时还未醒来,只怕不会再醒啦!老鸨:啊!春兰:这、这可怎么办呀?秋菊:哎呀吴越!婉儿:妹妹啊,我苦命的妹妹!小雨:诶,我有法子!少丹:啊!什么法子,你快说!小雨:火麻草,天山火麻草!胡大夫:什么火麻草?哼!小老儿孤陋寡闻,从未听说过此种药材!(又被揪住胡子)姑娘放手啊!哎哟哎哟!小雨:(放手)你这种庸医自然不知道!火麻草长在天山冰天雪地里,是克极寒的宝物!胡大夫:姑娘既然知道,那赶紧去买啊!少丹:走,去药铺!小雨:好! 少丹和小雨风风火火出门,胡大夫偷瞧一眼婉儿,婉儿面无表情,胡大夫现一丝冷笑。  00 药铺 (日 内) 伙计正在抓药。少丹和小雨闯了进去。 小雨:伙计!快,快拿火麻草来!龙套男2:什么火麻草?小雨:(拍桌子)让你家掌柜的来!掌柜!掌柜!龙套男3:(出场)来啦来啦!两位想买点什么?少丹:老板!咱们店里有没有火麻草!龙套男3:两位问的可是那长在天上雪峰上的仙草?小雨:是啊是啊!龙套男3:小老儿也是从书上看过,却从未见过,姑娘要它有何用?小雨:当然是救人性命啊!龙套男2:师父,火麻草是什么?能治什么病?龙套男3:火麻草长在极寒之地,自然是驱寒的。听说那草一株只长一叶,也不开花,形同枯草,你以为它是死的,可隔十天半月再去,它竟又张一大截出来,你说神奇不神奇?小雨:(拍桌子)喂!你这么啰嗦干什么?信不信我揍你!(拍桌子)你到底有没有火麻草!龙套男3:我这哪能有那东西?想要那玩意,只怕得上天山去采!少丹:掌柜的,你这没有,哪家店铺有?龙套男3:我这铺子是长安城里最大的,我这没有,其它店铺谁敢有?小雨:少丹,咱们怎么办?龙套男3:西域每年献贡品,听说曾献过一两株。嘿,皇上的东西,咱们老百姓不用想啰!小雨:(拍桌子)岂有此理!信不信我揍你!少丹:小雨,走,咱们别处去找! (欢迎索要全剧本)